云岫

画手们都是世界的宝藏。

© 云岫 | Powered by LOFTER

【叶蓝】Say something

七慎:

-.给云岫的生贺。 @云岫 


  声声催命紧。是真的委屈,不是假的。←_→。


-.原作向。


-.双箭头。


-.永远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BGM 《I Really Like You》 Anthem Lights


 


[CP叶蓝
/
BY七慎]


 


——————————————


 


-


 


下雨了?蓝河眨了眨眼睛,又揉了揉。


不知不觉已经是凌晨两点,蓝河一动不动待在屏幕前四个多小时了。


在所有人都该睡觉的时间,第十区里仍有一群疯子兴高采烈地冲往地图上的各个角落。开副本杀怪刷级,他们争先恐后锤爆自己的肝脏。


蓝河也算是其中一员,但不同的是他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如同孤魂野鬼,在荣耀大陆里穿来穿去。凌晨副本次数一刷新,兴欣公会有人喊他帮忙去下,他想想没什么推辞的理由,口里答应,操纵着‘绝色’赶去了。然后副本次数用完,同队的成员分道扬镳,该睡的睡,该玩的玩。耳机里嘻嘻哈哈的声音渐渐消失,蓝河站在冷清的副本门口一脸茫然,感觉世界又空荡下来。


再逛逛吧。他对自己说。
然后就逛到了现在。


蓝河起身倒了杯水,一边活动肩膀一边走到窗前把百叶窗收起来。外面风很大,可以看见深黑的树影在浅一色号的夜空中胡乱颤抖,豆大的雨点枪弹般噼里啪啦砸在玻璃上,汇成一股急速流下。


格林机枪…蓝河胡乱的想。


就像几个月前那个人准备一波流的时候。


 


-


 


那时蓝河有困惑,心想这他妈要怎么一波流啊,攻略打法都不讲,这脑残直接上去开怪啊卧槽;随之而来的是一点点带有愧疚的懊悔,懊悔自己犯傻乱请人下本,愧疚自己这会长坑了全队;再后来,实战中的z字抖动,蓝河噎了,蓝河惊讶了,蓝河热血了;最后,蓝溪阁以20分24秒11的成绩成功打破冰霜森林的记录。


事成之后,蓝河第一个任务就是跑去对车前子和夜度寒潭炫耀,他感觉自己的人生从此走上了巅峰。


“20分24秒11!!!!服不服!!服不服!”
“大度点嘛,老车。不就狠超了你们中草堂的记录五分钟嘛,你和老夜25的时候能破吗??”


蓝河一想到这两人咬牙切齿的模样就开心得要死。看对手吃瘪,爽,实在太爽。


别说,他开始盘算以怎样的条件把君莫笑这尊大神牢牢钉死在蓝溪阁这座庙里了。


“君莫笑真加入蓝溪阁了?”车前子问。
“那当然。”蓝河洋洋得意。他甚至已经在幻想将来君莫笑为蓝溪阁承包第十区所有记录……。


“滴。”系统提示音响起。
“君莫笑已退出蓝溪阁。”


蓝河:“……”
蓝河:“什么?!”
车前子:“秒退哈哈哈哈哈哈哈。”
夜度寒潭:“脸痛不???”


我去。蓝河忍不住爆粗。这两个不要脸的家伙,又在我们公会里安人。他捶了两下桌子泄愤。


但是蓝河很快就冷静下来,因为还有更不冷静的需要他去消化。


他发觉,刚才自己心里最在意的居然不是安插眼线这回事,而是别的。


是关于那个人的。


 


-


 


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蓝河捧着杯子坐回桌前,草草抿了一口水又放下,不住地想。


最初是为了记录,蓝溪阁首先与君莫笑完成交易,各取所需,双方都很满意。由于信誉良好,之后又合作过几次,大家都有些交情了。蓝河这个负责联络的中间人也是再清楚君莫笑的脾性不过。每次都像是狮子大开口,条件能让你听着都觉肉疼,却也不过分。不亏待他自己,也不便宜了蓝溪阁,彼此算是等价交换。


再后来君莫笑的名声越来越大,找他合作的也不只他们蓝溪阁一家了。有排名的地方就有竞争,公会之间争得头破血流,自然不能放过了君莫笑绑架记录逍遥法外。他也不可能傻到吊死在一棵树上,谁开的价高,这副本记录就是谁家的。


真是一段痛苦不堪回首的岁月。蓝河快速而果断地下了结论。


当时他是心存侥幸的。其他公会给得起的,难道三大公会之一的蓝溪阁给不起吗?他们聊天聊得不错,蓝河就想套套近乎。哪知君莫笑没皮没脸一个人,意外地有些道德底线,答应了别家的就绝不另与人合作。


 


“呵呵,下次吧。”对面如此说。蓝河也只好放弃。
“那下次就和我们蓝溪阁了哦?”蓝河不放心,犹自追加了一句。
对面似是停顿了一下,然后迅速回道。
“嗯,知道了。"


 


-


 


这个人是大神。单凭实力,蓝河几乎可以认定君莫笑是职业级的。但他没料到,君莫笑竟然这么大神。


知道真相的那一刻蓝河吓得手机都掉了。尤其是回想起自己对大神恶语相向的那些片段,蓝河小心脏噗通噗通的,同时又有点爽歪歪。原来骂大神的感觉是如此良好,蓝河甚至觉得这辈子真是值了。可是待他扪心自问君莫笑的形象,那和大神两字搭不上半条边。


除了不要脸还是不要脸反正就是很不要脸。这句合适,蓝河甚至想不出第二句形容。


他们没事的时候偶尔是会聊聊的。有时对面听蓝河感慨一下G市要命的雨季,有时蓝河被逼听对面神经病一样分析各种烟草的不同点,更多的有时则是相互吐槽一下自己这边的伙食。没什么要紧的,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这人就是嘴欠,打字打的烦了开语音说话还老不正经。


 


“小蓝,你啥时候有空来H市玩呗?哥带你飞啊。”
不来,没空。


“兴欣公会头号保姆,这个头衔不错。”
不错你妹啊,给我改回来。


“小蓝啊,你这个保姆当得真是不错的,要不要考虑来兴欣?我们需要你。”
不可能,下一个。


这人看似随便实则心机,蓝河隐约觉得,他在下很大一盘棋。


“……不是我说你态度好点儿别这么强硬啊。”
“我是想说……”
“哥需要你,你要不要过来哥这边,给当个私人保姆?”


蓝河:“……”


 


-


 


想到这里,蓝河一口水都要把自己给呛死了。他抱起双腿头靠着膝盖,胳膊肘一顶桌沿,转椅带着人一并快速转了几圈。停下后,蓝河把下巴枕在膝盖上,他甚至能感受到脸颊正散发着烫人的热气。


“……这人有病。”蓝河默默吐槽。


然而魂不守舍,整天在地图里游来荡去的又是谁?


蓝河默默低了头,只一味听屋外枯燥的风雨声。雨敲击玻璃,有什么敲击他的心脏,规律平整,毫无差错地,一下又一下。


他突然想给叶秋打电话了。


蓝河没找到手机,干脆将最近的座机整个扒拉过来。他留给他一个号码,说有事打这个。


看着不像啊?当时蓝河疑惑。
他笑着表示自己没有手机,这是工作用的座机,不过一样的,都可以找到他。


现在蓝河右手心里摊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那个号码。微微发汗的左手握着听筒,他有点不知所措。


打了我要说什么呢?问问你那儿晚上月亮好吗,哦好啊,我?哦我这儿不好,哦不我这儿下雨,压根没有什么狗屁月亮。


难道要这么说吗?


可是动作永远比脑子快。


蓝河发怔的时间已经足够他的手熟练地拨出那一串数字。听到铃声后蓝河才反应过来,卧槽,我已经打了。


 


“嘟——”


“嘟——”


蓝河紧张得快透不过气来了。


“嘟——”


蓝河在考虑自己现在挂掉究竟还来不来得及。


电话在第四声响起时接通了。


 


“喂?”


叶秋的声音。


蓝河闭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蓝河?”


蓝河不能不说话了。


“……是我。”


对面的人轻笑。


“想哥了?”


蓝河差点脱口而出你放屁,想了想,忍住了。


“……嗯。”


“就知道是你。”


对面好像换了只手拿话筒。


“除了我不然就是鬼吗?”


蓝河忍不住了。


“啧,大晚上的怎么说话的。”


对面顿了顿。


“刚才在路上看见你了。知道你没睡。”


蓝河想想自己在游戏里幽灵般的行动,明白叶秋这话不假。


“怎么了?有心事?和哥说说呗。”


对面似乎有人走动,还有人扯着嗓子叫网管网管。


“我没什么事。你忙吗?你忙的话我就挂了。”


蓝河确实没什么事。


“诶别呀,哥这儿不忙。不过哥看你有事,你知道哥在同一个地方看见你五次了吗?”


“……”


是呀,我有事,我被一个大麻烦精缠上了。我在想该怎么不拖泥带水地做掉他。


“真没事。”


蓝河说。


“真?”


对面好像不相信。


“真。”


蓝河甚至无意识的点了点头。


“那好吧。”


对面放弃了。


“嗯。”


蓝河没有挂电话,他等他先挂。


可是对面久久不动。


……


“好好睡吧,晚安。”


叶秋的声音原本干净,因为熬夜夹杂了一丝沙哑,沉沉的,很温柔。温存的话语顺着电话线稳稳地传达到此处,近在咫尺,就在他的耳边。


“……”


“晚安,混蛋。”


蓝河忍不住嘴角上扬。


对面好似呛了一呛。


“你叫哥什么???”


“没,没有啊……”


在挂掉电话的最后一秒,蓝河轻轻地说。


“我什么都没说。”


 


 


 


END.


 


 


 


 

评论
热度 ( 42 )
  1. 殇影七慎 转载了此文字
  2. 云岫七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