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岫

画手们都是世界的宝藏。

© 云岫 | Powered by LOFTER

【狼队】Alcohol(虐,短篇一发完)

受到微博上那个“恋爱症候群”的梗的影响,脑洞一开了就产出了这篇。我其实不喜欢写虐的!一点都不喜欢!

私设小队在X2里代替琴死了。

主要角色死亡!慎点!

一颗镀银子弹从隐蔽的草丛中直射Logan的额头。他没有躲开,子弹穿过了他的皮肤,却被里面那层无坚不摧的亚德曼金属制的头盖骨挡住了,再难前进一分。他站在及膝的雪地里,脑袋受到子弹的冲击让他摇摇晃晃的差点站不稳。

 

冬天在加拿大的英属哥伦比亚省寒冷得让人害怕。Logan衣着褴褛,蓬头垢面,满脸都是暗红色的污秽。那些早已干涸凝结的血迹,有他的,也有敌人的,混在一起早已分不清。无数尸体倒在他周围,一块又一块残肢散落在地,鲜血染红了那片雪白的地。看起来像极了但丁诗歌中提及的“地狱之门”。

 

森林、雪地,还有眼前这个早就被废弃的水坝,以及埋伏在四周准备随时再向他开枪的人类士兵们,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了。他和其他人类像是这片辽阔的苍白大地上唯一的活物。

 

他不知道来这里干什么。他忘了。

 

好像是来寻找一个人,一个对他极为重要的人。

 

突然,Logan感到脖子上一疼,像是什么东西扎了一下。伸手手摸上将它拔下,那是一根经过特殊处理专门用于变种人的麻醉针。Logan瞬间化为一只暴怒至极的野兽,极具侵略性地往那个射出麻醉针的草丛跑去。亚德曼合金爪迅速伸出体外,手刃了那几个早就吓得不敢动弹的人类士兵。

 

之前的麻醉剂开始影响他的四肢,他慢慢地感受不到裸露在外的肌肤上的寒冷,神智渐渐涣散,大脑皮层的神经传导被阻断了。他在倒下失去意识前,失去焦距的眼睛模糊地看见其他士兵手中拿着泛着银光的匕首。

 

脖子一凉,锋利的匕首划开了他的喉咙,血液从那个致命的伤口里汩汩地外流,就像洪水从堤坝的缺口处势不可挡的冲刷大地。

 

他陷入了沉眠。

 

他再一次经历了死亡。

 

死亡对他而言,就像是做了一个安稳的梦。梦中他能看见所有的一切,他那些欢快的片段,或是悲惨的过往。人,事,像是走马灯一样一帧一帧在他的脑海里回放。

 

他看见用骨爪杀死了亲生父亲的幼小的自己。

 

他看见自己的异姓兄弟残忍杀害了他的恋人。

 

他看见在水缸中进行改造的痛苦不堪的自己。

 

他看见那座古老美丽的庄园。

 

同伴,敌人;人类,变种人;死亡,战争……

 

还有……Summers。

 

他记起来了。他为何寻找到这的目的。

 

Scott,那个总是看他不爽的瘦子;Scott,他的情敌,他的爱人。

 

都是曾经了。Scott死在了这片土地上,他那双会发出红色光束的眼睛再也不会睁开了。

 

他记得摘下眼镜的Scott有着一对海水般湛蓝的眸子。

 

他的Scott。

 

他知道等他醒来的时候,这些记忆又会被封存。只有一次又一次的死亡才能让这些回忆重现。

 

 

 

酒保看着那个梳着奇怪发型的男子坐在吧台前,一杯接着一杯地,喝尽手边的酒。

 

他看了眼挂在墙壁上的挂钟,快要到关门的时间了。那个男人看起来凶神恶煞,眼神如狼,让人不敢轻易靠近。犹豫再三,他还是鼓起勇气,走上前去和那人有礼貌地说道:“抱歉先生,我们到了打烊的时间了。”

 

“嗯。”男人轻轻地点了点头。只见他从上衣口袋中掏出了一根雪茄,然后叼在嘴里。他顺便打开皮夹给了酒保一笔丰厚的小费。

 

酒保的心突突直跳,他第一次收到数目如此可观的小费。他按捺住心中的激动,他对这个出手阔绰的神秘男人充满了好奇,这使他小声地问,“请问……您拼命喝酒是为了忘记过去吗?”

 

男人明显愣了愣,然后才木讷地说,“不,我只想重拾记忆。”

END

PS:最后狼叔和酒保的对话出自《金刚狼》。

评论 ( 2 )
热度 ( 38 )